Pages

Sunday, July 11, 2010

~ 11th July 10 ~

不懂是不是药物的关系,
整个脸变得肿肿地,
眼皮变得重重地,
很懒惰打开眼睛。
我自己没发觉到,
只是妈妈察觉到而已。

大雄,你很没用叻。
你都没注意到。
欠打。

今天去给一位 aunty 推脚。
她好厉害叻。
说我一定是旧患造成的,
而且还知道我的手脚常常觉得冰冷。
也知道我四肢无力。
超准。
我就是好看不好吃那种。
哈哈。

可是,唯一不开心的是,
她跟我说,我的手脚永远都不会好回。
就算,我给时间让它们休息,让它们痊愈,
也不会100巴仙地好回。
最大可能,也只可以好回八成。
当我听到的时候,真的很怕。
不懂我在怕什么。
可是,就是很怕就对了。
觉得自己很没用。
或许你们不知道,
我连抹地水也只能提半桶而已。
这就是我唯一的挫败感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Let's Comment...给我留句话吧。 ^_^